马胜利

马胜利,生于1963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美院刘选让导师助教,清华美院王光明导师助教,西北大学艺术学院...

秦少甫

         秦英豪,字少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美院培训中心书画高研班主题性花鸟画创作课程导师(主讲教师)、大骞世界国画院导师。中国书画创作院副院长兼花鸟画艺委会主任。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特聘教授、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花鸟画高研班导师。主题性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

《东篱鸣禽》180cmX180cm   2016年  纸本

《秋实》60X60cm   2016年  纸本

《烟汀鸣禽》180cmX120cm  2014年  纸本
        “画史之所以持续发展,就依赖于画风之变化波动与演进”。董其昌的这段话深刻的阐明了中国绘画发展的动力所在。回忆中国绘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绘画面貌不断变化的历史。青年画家秦少甫,就是一位站在历史的高度,不断的审视当代花鸟画发展动向的一位头脑清醒的画家。之所以说他头脑清醒,他知道中国画的根本所在是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画。更清楚中国画花鸟画会往何处走,他不随波逐流,他时刻坚守自己的阵地,他有计划,有措施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的目标。

《荷韵流香》180cmX97cm   2015年   纸本

《秋韵》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


《秋蕉图》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
        “向传统要笔墨,向生活要构画”。这是老一辈画家用汗水和心血总结出来的经验。少甫对传统笔墨用功颇勤,八大、陈淳、徐谓、老缶、任颐,他都有研究,特别是对吴昌硕和任伯年下功夫最大。李可染先生说:“要用最大的功夫打进去,要用最大的力气打出来。”他几十年如一日,躬耕不缀,仔细揣摩吴昌硕用笔的大气磅礴、力能扛鼎、苍劲浑厚。任伯年用笔的劲拔灵动、法度森严的用笔特点。他认识到笔墨是中国画的生命,没有了笔墨的表现,中国绘画也就不存在了。纵观历史上的大家、名家没有一个不是用笔的高手。在长期的实践中,少甫融合了吴昌硕和任伯年用笔之长,形成了自己苍劲中不失墨韵,雄浑中不失灵动,泼辣中不失法度的用笔特点。看少甫作画是一种享受,健笔如椽,挥洒自如。一副画信手拈来一忽而就。看其用笔,不薄不澡、不草、不流。当代青年画家中,笔墨修养能达到如此境地的,实在是凤毛麟角。看少甫的绘画,不仅是小品或是大幅巨帧,都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花鸟画最怕的是笔墨陈旧,似曾相识,少甫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他的这种新不是当下那种故作姿态的新,而是那种生活中的泥土和清香,生活中顽强生命力的清新,在生活中也不多见的那种特殊的植物群落的特殊组合之清新。他的这种面目一新完全得力于他深入生活、体味生活。他画画从不闭门造车,每幅画都是从生活中来,这些年来他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他是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助教,他不但自己画还要带着学生一起画,他不但自己画好写生,还更让学生画好每一幅写生作品,这些年他的写生稿一本又一本。他的写生不是稿子,每一幅写生作品都是一副完整的作品。他用自己的作品实践了“写生就是创作”,这一写生理念。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正是有了他的勤奋不缀的写生之因,才有了绘画面貌耳目一新的果。

《东篱清秋》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

《鸣秋》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

《秋声》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
        纵观花鸟画发展的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么一条红线:唐宋是花鸟画发展的第一个高潮,以工笔花鸟画为主要表现形式;元明是花鸟画发展的第二个高潮,以写意花鸟画为主要表现形式;清末民国,是花鸟画发展的第三个高潮;以大写意花鸟画为主要表现形式。那么第四个高潮是什么时候?主要表现形式又是什么呢?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高研班中国花鸟画主题创作专项研修班里,使他认识到了中国花鸟画的发展,将是以花鸟画主题性创作为表现形式的第四个高潮,他根据花鸟画主题性创作的方法、创作方向,以及花鸟画主题性创作在表现上有极大的包容性特点,画出了不少大帧巨幅。其绘画面貌大气磅礴,视觉张力冲击性强,具有浑厚生活气息和时代特点,运用了大写小写之笔、构成等不同的表现手法,体现为大开大合、又精致入微,即能大疏也能大密,即有泼墨大写、又有细致刻画。这些作品他参加全国美展多次获奖,其学术高度得到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无疑少甫是花鸟画领域中,中国花鸟画主题性创作的中坚画家。
(恩师李志向,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培训创作基地主题性花鸟画专项研修班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沟通无限书画院院长,中国艺术创作院乡土画派研究会会长。)

《蕉林听风》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

《秋暖》240cmX120cm  2016年  纸本


《暮云清寒》180cmX97cm  2016年  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