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胜利

马胜利,生于1963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美院刘选让导师助教,清华美院王光明导师助教,西北大学艺术学院...

韩学中

        韩学中,1961年9月生,祖籍河南西平。1978年考入河南大学美术系,本科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协重彩画研究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展演中心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级职称评委、郑州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河南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
        绘画是有性格的。我的画的性格,集中地表现为“刚柔相济”。究其成因,是源自直面生活、唱响时代、咏颂生命、表现和谐的思想情感和审美意识的选择,因而作品才表现出生活体验、心灵净化、精神超拔之品格风貌。
        由笔墨个性界定特定人物表现神采境界。东晋顾恺之“以形写神”的理论标志着人物画的标准理念的确定。我的人物以唐代人物画的“形神兼备”作为作品的基本格调界定,强调特定时空中特定人物的个性精神表现,经营个体人物,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相互关系的形式区别性,在共性之中求个性。在笔墨经营的格调上,持守于“质润相当”的境界,质地不愠不火,线条疾徐相应,即便重彩敷色,也恪守笔墨导引,以色当墨,恰有过度关系衔接的沟通调和,达以墨与色的和谐。无论工写,或是以工兼写,统一地表现为线条匀正流利,圆劲而富有弹性,墨色质地稳重文雅,敷色情调清静隽永。图式侧重于主体人物的体型态势、肢体动感,尤其是通过精写人物眼睛表现人物神志,使得笔墨组合关系流溢出人物内心世界的情感,使欣赏者从外在的形象体态中,感受到人物内在心理节奏的律动。

《时尚地带》183cmX192cm  1999年  纸本

《正午》136cmX68cm  2013年  纸本
        由“成教化,助人伦”的传统儒学思想沟通时代精神生发文意。直面现实生活,侧重于取材社会不同行业的基层人物群体,表现现实主义。以“志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孔子艺术理念观照现实社会生活,诠释现代国画人物艺术与社会伦理之间的关系;由儒学“中和”“中庸”的思想理念,作用于“情理和谐,美善兼得”的审美意识,从而实现了高层次的“表意性”。无论工笔,还是工笔兼写,都由“写—泻—泄”的情感作用于笔墨表现,从人物个体、群体、不同环境的区别表现社会生活的宽泛度,根据所表现人物的特定生活背景与人物性格、精神以及人物之间,人与自然时空关系之间的特定文化主题、审美情趣的特定需要,咏颂时代精神,从而将人物主题寓于文意抒发,构成了作品内涵的极大丰富性,深刻性以及艺术形象的感染力和昭示力。比如,“和谐家园系列”,无论田间耕作(《乡亲》)、家庭关系(《新房》《守望》)、邻里关系(《壮乡春早》)、还是休闲娱乐(《飘》)等,都是由传统民族黄土文化与新生的时代精神相融合,从自然—生活—人格的层面关系,从现代农民对生活的信心、生活的体悟、生活的享受的角度,极为深刻地表现了“和谐”这一传统儒学中“中庸”功能的作用,即亲和、谦让、容忍、扶持、协同的理念对于现代社会和谐的深刻现实意义。这一尝试的成功,不仅具有学术探索性的意义,而且具有时代文化创新的意义。

《乡亲》246cmX160cm  2010年  麻纸

《新房》247cmX160cm  2010年  麻纸

《壮乡春早二》136cmX68cm  2014年  纸本
        由时空纵横贯通的兼容并蓄表现个性形式。无论工笔还是工写相兼,都能表现重彩、填金、白描等形式的丰富性,建构作品人物主体、人物与人物、人物与生活、人物与自然等笔墨关系多样形式的丰富性。上将南北朝至唐人物画的线性风格和重彩情绪,下将宋以降至近现代人物画“线势”的宽泛性纳入笔中,乃至将西画色彩技法移情于国画思维方式,以色当墨,将西画光彩化为计白当黑,一切技法、技艺终归于“线”之经营。故而,“以线成势,以势呈像”恰应南北朝张僧繇“笔才一二,象已应焉”之说。以“刚柔相济”的理念整合笔墨关系,在“形”的基础上“遗貌取神”,着力于特定人物、人物群体内心世界的揭示,沟通故事情节,这样,既表现了作品的笔墨意境,又表现了显示社会生活和生命精神的深刻性,因而反映出了生动的审美形式和深刻的社会意义之双重品质。

《古运河畔酒馆老厨师》136cmX68cm  2015年  纸本

《同在蓝天下—分担》243cmX125cm  2012年  纸本淡彩

《同在蓝天下—相依》243cmX125cm  2012年  纸本淡彩
        由气律贯穿经营,寄寓诗情画意。将表现现实生活作为精神寄托、情志抒发的载体,以个性“元气”吐纳诗情画意,是人物画审美的又一格调。以阴阳相克相生、黑白分割营造气场,以线条变势呼应气律,以墨色相容生发气韵,作品以“一口气”生发了由文化理念、审美意识、情感抒发而寄寓作品的诗情画意;由宋代绘画“格物”说,以仁善为文章,以和谐美为用笔、施墨、敷色,恰显“和气”之情绪,线条组合中由交接、变势、呼应关系构成的自然而然的情绪在情理之中,绝无虚妄、粗野、怪异之处,让人轻松愉悦地欣赏,又有昂扬向上的诗情画意的感受;以音乐韵律情感作用于人物线条的情感节奏力度、施墨敷色的质地情绪和布置关系,将“行气”之意赋予用笔,力求把音乐的音符、旋律移情于绘画元素的表现中,从而使欣赏者从对线条粗细、曲直、刚柔、轻重、呼应,抑、扬、顿、挫等组合的关系中体味到诗情画意。概而言之,我的人物画里所呈现的刚柔相济性格品质,应是我的作品风格的本源。我认为,对这一理念的坚守,并努力实践下去,则可能是艺术不断突破继而上升的基石,愚见而已。

《江山美人图》136cmX68cm  2009年  工笔淡彩

《游园惊梦》176cmX96cm  2011年  纸本

《昭君出塞》136cmX68cm  2013年  工笔重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