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胜利

马胜利,生于1963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美院刘选让导师助教,清华美院王光明导师助教,西北大学艺术学院...

潘晓云

        潘晓云,198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花鸟画专业研究生班,现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画高研班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湖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学生艺术节评委,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花鸟画创作的最高境界是情趣美,画花鸟最难也在于画出情趣。潘晓云先生的画,却做到了画里有情,画外有画,情景交融,把花鸟画画出神来了,画出情来了。
        中国花鸟画发展到当代,艺术家们在继承与革新方面有着多样的见解。纵览潘晓云先生的作品,既保持了中国花鸟画的传统精神,又形成了自己的个人风貌,达到了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和谐统一。潘晓云先生的笔墨功夫深厚,线条老辣娴熟。他作品中的点、线、面都不是做出来的,是真正的笔墨功夫。其作品多以笔墨情趣取胜,清润华滋,韵律生动。

《渔舟唱晚》248cmX248cm

《版纳所见》138cmX138cm

《秋趣》31cmX62cm
        潘晓云先生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他能够及时捕捉生活中的感受,抓住花鸟的生动姿态,将它们付诸笔端。因此,他的作品生活气息浓厚,一鸟一虫皆有神,一枝一叶总关情,花鸟画既传神又传情,这就是很高的境界了。
        正所谓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甚精甚真,其中有信。

《三角梅》230cmX69cm

《浅水滩》139cmX68cm

《闲云野鹤》138cmX70cm
        潘晓云先生取法传统,但又加以自己对写意花鸟画的体悟,以浓墨和色彩相呼应,留白衬之,花与树枝前后左右伸展交错,枝头或花朵累累,或花蕾初绽,或吐蕊怒放,正侧偃仰千姿百态,且浓淡相映,笔法清淡,疏淡清雅之致益彰,别具一番情趣。潘晓云先生的花鸟画给我的突出感觉是作品富有生气,画面简洁明快,格调清新典雅,可以看出,他不但较好地掌握了传统笔墨技巧,而且在尽力展示自己的笔墨特征,如用笔沉稳中见灵动,轻重疾徐运用的恰到好处,用笔用墨到位,而不死板,浓淡轻重厚薄处理得当,破墨、泼墨、宿墨,用笔的中锋、侧锋、逆锋、飞白等都运用的自然和谐。在章法布局上十分注重线、形及黑白的平面构成。通过点的大小多少,线的长短、粗细、曲直、面的形状大小,黑白及色块的对比,运用排比、错落、呼应等手段组成富有节奏、韵律的画面,所以画面充满了勃勃生机,并给人以现代感。

《居高声自远》34cmX34cm

《河塘生野趣》68cmX68cm

《一冠排红》138cmX68cm
        在创作思想上潘晓云先生的花鸟画一方面有理性思辨的成分,这样使创作主体努力辨知存在于自身意识中的外部世界的精神实体。另一方面由笔墨的变化带动画面表达的情趣化,使画面由一般的形与神的关系逐渐变为境与意的关系。这也就是潘晓云先生的写意花鸟画可以化俗为雅、变艳为秀,但却不狂疏、也不萎靡。于篱落水边,幽兰杂卉中拾取诗情画意,在技法上能博古通今,表现对象上体现笔墨与诗情,是当代少有的具有自己风格的花鸟画家。的确,艺术道路的探索是艰苦的,是孤寂的,独往独行的,而不是“热热闹闹”、“轻轻松松”的。因为中国书画是大器晚成的艺术,它不但要求追随它的人全身心的投入,而且还需要对自然、社会、人生、创作、理论,通过长期的静观和感悟,有较大的容纳和储量,需要对传统文化有着广泛与深入的理解,最后体现在纸上的那几笔是画家人生体验与审美情趣、艺术实践的综合体现。

        花鸟树木皆自然造化,晓云写意“意在笔先,定则;趣在法外,化机也”,中华文化千载传承,艺术精品瞩目海外,我们的民族精粹艺术须要晓云兄这样的当代艺术家们薪火相传,民族艺术之甚幸矣!

《倚风含露》39cmX46cm

《初晴》34cmX52cm

《起舞弄清影》92cmX102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