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际书画院院长 刘焕章

刘焕章,1943年生,河南开封人,原河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副厅巡视员。 现任中华国际书画院院长,中国书画学会名誉...

河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丁中一


    丁中一,1937年3月生于上海,1960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院)中国画系,同年赴河南工作至今。现为河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协会员、原河南美术家协副主席、省文联委员、现为省文史馆馆员、河南省优秀专家等。曾出席全国第七、八次文代会及全国第六次美术家代表大会。他在河南不仅培养了国画界的大批人才,为全国美术队伍建设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同时更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师长和先生。他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个人品德修养在美术界更是备受称赞。
    丁中一是一位热爱生活、重视深入生活的画家,他从人性和仁爱的角度表现劳动者的形象,他的人物画有现实的品格,寄寓了他对他们的真挚感情。运用别致的光影语言和虚实巧妙结合的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含蓄而富有诗意,反映了他坚实的艺术功力和艺术修养。丁中一是人所共见的绘事多面手,人物画之外,国画山水、花鸟,水彩、粉画,装饰画、版画等,都有涉猎。他富有探索精神,注意艺术语言上放与收、法则与自由之间辩证统一的关系。他的作品有时以线为主要造型手段,有时多用墨的块面,水墨、彩墨均是自己的专长,有时也迷恋于形式创新,尝试抽象性手法,但又不走向抽象极端。
    他的作品不仅有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底,而且注重吸取外来营养和开拓性,在理解和拓展中变化生动,语言更加丰富成熟。题材关注人民生活,作品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生动感人。他创作的作品在人物表现上形象微妙,变化灵动,具有传统文化精神内涵。丁中一的作品《石涛》曾入选“97全国中国画人物画展”,《冬心先生》入选“纪念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美展”。出版有《素描技法论要》和《丁中一西部写生画集》等。画作与论文曾在《美术》、《国画家》、《书与画》、《美术界》、《中国画》等刊物上发表和作专题介绍。2011年12月在河南省美术馆举办“丁中一从艺60周年回顾展”(中国美术家协会、省文联、省美协、河南艺术学院主办);2012年11月在上海举办“丁中一中国画作品展”(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办);同年12月在中国美术学院举办“丁中一中国画作品汇报展”(中国美术学院主办)。1993年以来先后五次在台湾和德国举办个人画展,并得到当地的高度评价。
    作为一个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创造性强的画家,丁中一在长期深入生活、亲近自然的过程中,在融会古今中西的绘画理念、技法的基础上,营造出自己的山水格局,形成了独特的精简淡远的艺术风格,传达出具有中国古典气质和现代意韵的笔墨程式。他的山水画能用一根线表达的绝不用两条,精“简”到了极致。他的画往往几根线条,几抹淡墨,便勾勒出山的形态,山的气脉,山的精神,山的灵魂,并让人有一种辽阔无垠、苍茫无际的感觉。就“简”而言,完全可与“马一角”、“夏半边 ”媲美。他笔下的山水不是自然界具体的某一山、某一水,而是一种概括、抽象了的超越具体山水的宇宙精神,是大山水、大境界。这种浑化无迹乃是中国笔墨表现的至高境界,他由此而获得了自然、清丽、潇洒、闲逸的文人之气。
    丁中一对写意笔墨和人物画创作,更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写意笔墨其体现的是中国绘画的人文精神,务必精到且得修炼(养)之神助始得,此寡难之极。反之,当笔墨以过多地牺牲对象为代价时,此类笔墨便是廉价的游戏,更不说那些野狐禅了。它把人物画的根本弃置不顾,代价真的是不小的!我们有必要清醒地分析认识那些久已成文的惯性束缚——压在我们肩头的包袱,变压力为动力而轻装上阵,似会更好,时机在告诉我们需要这样去做,当今中国画的种种再一次更深层地面临时代的全面挑战是无可非议的事实!
    人物画的发展始终应以真实深刻表达和塑造人物的精神特质为主任(此点中西绘画应无别)除此都将是短命的。丁中一的人物写生很有其鲜明的个人面貌,他吸收了西方严谨的素描造型,运用中国文人画强调的骨法用笔,使人物形象的塑造真实、生动,同时又发挥了中国画的笔墨特性。中国画重感性而感知世界,西洋画多理性而认识客观。前者重修养,后者讲功夫(当然西洋画也有修养是无疑的)。传统西画则力求真实巨细地表达对象,几至极致。其方法也科学有序,尤其人物画。人之与山水花鸟间为单向交流,故其主观情感之发挥空间较大,诚如山石之圆方乎是可任意更改的一般,是无牵约的。而人际之交往为双向交流,细微具体至致,是不容过多的主观臆想和表达的。诚如刘文西所言他“画刘志丹是不能似与不似的”一样。此人物画大别于山水、花鸟画之根由也!
    在丁中一的很多人物写生中,特别喜欢表现光影,那些牧民和农人们,在中午的烈日下眯缝着眼睛,憨态可掬,淳朴可爱。他用线去表现光影,表现体积。他加强了明暗对比,弱化人物亮部的轮廓线,寥寥几笔,言简意赅,暗部中则包含丰富的层次变化,水墨淋漓,形象相当结实耐看,且产生一种特殊的艺术魅力。他的中国画创作《八大山人》、《虚谷先生》、《青藤山人徐渭》分别入选全国七、八、九届美展。其中《虚谷先生》获优秀奖,《青藤山人徐渭》为中国美术馆收藏。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刘国辉多年后接触到丁中一的作品《八大山人》时用八个字这样评价这幅作品——“简约疏朗,颇有骨感”。这之后,刘国辉先生接触到了丁中一更多新作,称赞丁中一的作品仍然是印象中的枯润兼备,细谨而又疏放的线,不紧不慢徐徐勾出,人物造型结构到位,形象神情刻画用心。传神鲜活,似乎可以看到人物嘴巴正缓缓张开。
    丁中一的作品和创作风格已完全可以得到时人的正面评价,因为他符合时下流行的对中国画的理论框架,尽可以徜徉在“文脉”、“写意”、“天人合一”这些清纯、质朴的优质词汇中。但是丁中一并没有在这里止步,他对传统的承传有着自己的理解,他在寻求一种更高层面的“形神兼备”和人物心灵的准确表达,在实践一种有别于“传统”模式的现实书写,他径直由着心的指认向更内层的空间走去。他细心地琢磨:平面的勾线与立体的塑造怎样才能相安无事且相得益彰,什么地方,哪处区间,应该重于雕琢塑造,哪些部份,哪个章节,则需要让线的曼妙尽情施展,彰显古老家世的显赫。他的新作有着一种与传统模式不同的审美气质,他并不在意固有的文人画美学的歧视,创作出这批新的作品,带着自己新的美学观念勇敢地站到了前台,笑对江湖的潮起潮落,体现了一种真正的文化自觉。
    “试以新法描翁媪,惯用秃毫扫峻山”,道出了丁中一画山水、人物的创作特点,呈现出他对山水画、人物画创作的独特见解。风格的形成是在长期绘画实践中自然形成的,而非一朝一夕之事,也非所谓的“追求”而来的,追求往往意味着模仿。而丁中一正是如此。他没有盲目的排斥西画技巧,相反是更好的吸收和消化,巧妙地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他现在也天天学习传统,又不忘天天向年轻人学习。多次的美术大展,长期的艺术实践形成了他鲜明的个性特色。只有净化的心灵才能有纯情的艺术,因而他总是“惜墨如金”,而在博取众家之长融东西方艺术为一体的道路上苦苦追求,永不停步。
部分作品赏析: